返回首頁

大力“加杠桿” 17家券商年內新增借款合計達3353億元

周尚伃證券日報

   今年以來,隨著券商不斷“加杠桿”,新增借款的數額也在持續增加。

   據《證券日報》記者不完全統計,截至目前,至少有17家券商披露了今年以來的新增借款情況(新增借款超過上年末凈資產的20%或40%觸發信披標準),累計新增借款額3353.01億元。其中,發行債券是券商新增借款大幅增加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   發債成券商年內

   新增借款增加主因之一

   目前,至少有17家券商披露今年新增借款情況。其中,有6家券商新增借款均已超上年末凈資產的40%,而國信證券、山西證券兩家券商新增借款額均超上年末凈資產的50%。

   今年以來,新增借款額占上年末凈資產比例最高的是國信證券。截至7月31日,國信證券累計新增借款427.86億元,占上年末凈資產的52.87%;其新增借款主要包括公司債券、永續次級債券、賣出回購金融資產款增加所致。其次是山西證券,截至8月31日,山西證券累計新增借款89.14億元,占上年末凈資產的51.08%;其新增借款主要包括新增發行次級債、美元債、拆入資金及正回購業務規模增加所致。

   發行債券成為今年券商新增借款大幅增加的主要因素之一。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,今年以來,券商已通過發行證券公司債、證券公司次級債、短期融資券的形式,累計募資超1.2萬億元。

   華西證券投行業務總監葛澤西在接受《證券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:“作為資金密集型行業,券商通過舉債、再融資等形式補充資本,從而保持與業務發展規模相匹配的資本規模,保證盈利及自身發展的可持續性!

   券商新增借款的其他方式還包括收益憑證、同業拆借、賣出回購金融資產、轉融通融入資金、拆入資金、銀行貸款等。

   對此,粵開證券研究院策略組負責人陳夢潔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:“目前,國內券商主要融資渠道為賣出回購金融資產、借款和債券融資,而國際大型投行融資渠道包括抵押融資、無抵押債務和存款,國內券商在融資渠道豐富性和融資成本方面均不如國際大型投行。在行業全面對外開放的大背景下,融資劣勢極有可能成為國內券商與外資投行競爭時的短板。券商擴寬融資渠道、降低融資成本有利于提升行業杠桿率,改善資本結構,長期來看有望提高證券行業ROE水平!

   券商提高杠桿率前提是

   同步提升風控能力

   隨著A股市場的交投活躍,兩融余額規模持續上升。截至9月10日,滬深兩市兩融余額為19153.65億元,創近6年新高。

   對此,申萬宏源首席市場專家桂浩明在接受《證券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:“隨著市場交投的活躍,券商的兩融業務發展迅速。在發展過程當中,兩融業務需要券商提供資金或提供券源,而資金和券源是部分券商通過借券或者借錢的方式取得的,從而使券商杠桿率、負債率提升。從當前來看,雖然券商近期的杠桿率有一定的提振,但相對于國際標準,我國券商的杠桿率整體較低!

  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來,當前,券商的負債率不斷攀升,其中的風險控制不得不重視。

   中證協數據顯示,截至2020年末,證券行業平均風險覆蓋率252.34%(監管標準≥100%),平均資本杠桿率23.59%(監管標準≥8%),平均流動性風險覆蓋率235.89%(監管標準≥100%),平均凈穩定資金率153.66%(監管標準≥100%),行業整體風控指標優于監管標準,合規風控水平健康穩定。

   “從長遠來看,券商適度加杠桿是必要的,利用杠桿為投資者創造更多的投資機會,也給券商自身帶來收益。當前,我國券商的風控能力相比從前確實有一定的提高,這也是近期兩融業務迅速發展的基礎?傮w來看,雖然適度提高券商杠桿率是大趨勢,但是需要強調的是,不斷提高杠桿率的前提是券商要同步提升風險管控能力!惫鸷泼餮a充道。

   從盈利方面來看,中信改革發展研究基金會研究員趙亞赟在接受《證券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:“對金融機構來說,合理范圍內的負債多、杠桿高并不是壞事,關鍵是盈利能力,如果盈利能力強,多加杠桿就能多獲利。隨著金融科技的發展,互聯網券商模式逐漸興起,證券公司轉型也需要大量資金。券商需要做大做強、升級換代,而現在融資渠道又更加多樣化,多加杠桿也就不足為奇了!

中證網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證券報·中證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、中證網。中國證券報·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,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、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·中證網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、傳遞信息之需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,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。